愿你荣耀你的名

叶受。
拖延症末期。
不要治疗。

关于要求转载的小伙伴:
禁二改禁商用,转载注明出处。
除此以外请自由转载。

 

【韩叶】一篇非常庸俗的天雷穿越文

叶修生贺倒计时。


真真瞎JB乱写的小段子,天雷滚滚。


天雷滚滚。


***


叶修穿越了。

 

他刚睁眼,就看见陈果边跑出门边喊着“叶修醒了!叶修醒了!”。

 

非常庸俗的穿越开头。

 

半饷貌美如花的苏沐橙走进来,坐在床边,一脸慈爱地问,“你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叶修比较懵逼,他记得上一秒他还捧着第十赛季冠军奖杯,下一秒怎么就横尸床上了?莫非是激动过度扑街会场?

 

“今天几号?我在哪?”叶修冷静地问。

 

“今天是公元2025年7月13日,你是在C国H市。”苏沐橙说。

 

非常庸俗的穿越问答。

 

叶修对着苏沐橙亲切的小圌脸蛋,艰难地咽下了一句mdzz。他平静了一下心情,继续坚强地问,“我这是怎么了?”

 

“你这都不记得了吗,”苏沐橙悲悲切切,“你和韩文清吵架,一怒之下绝圌食抗议,一连饿了三天,你是饿晕过去了啊。”

 

叶修各种懵逼,离散懵逼,傅里叶变换懵逼,姑且不论他为啥要和老韩吵架,和老韩吵架他为啥要饿死自己?这不是他风格啊,饿死老韩才正常。

 

“你醒了就好,我叫果果把柔柔抱过来,好几天没喂奶了,把孩子都饿坏了。”苏沐橙说。

 

……………………………………

 

叶修心中无数惊涛骇浪狂风暴雨乱石穿空惊涛拍岸银瓶乍破水浆迸于无声处听惊雷,他的理智像暴风雨中一只瑟瑟发抖的公园手摇船,他的身体像五雷轰顶下一盘外酥里嫩的锅包肉。

 

槽点太多,不知道该先吐哪个,于是他决定按顺序来。

 

“柔柔是谁?”叶修问。

 

苏沐橙大惊失色,“你连柔柔都不记得了吗!!!唐柔是你和韩文清生的女儿啊!!!”

 

……………………………………

 

叶修运气发功,艰难咽下涌到喉头的一口血。

 

“道理我都懂,为啥我俩的孩子是唐柔?这是哪门子的设定?”

 

“这就是原著的设定啊!”苏沐橙说,说罢掏出原著指点起来。

 

【……而唐柔,那更是在叶修身边一点一滴成长起来的,脱不开叶修言传身教的结果。

 

可是在唐柔身上。韩文清发现的却不仅仅是叶修的影子,还有他自己的。

 

这个漂亮的姑娘。在攻击端的欲圌望和他一样强盛,和他一样喜欢用暴力直接摧毁一切。进攻,进攻,再进攻,永无后退,不断的进攻,丢掉多少血也不可怕,只要我杀伤对手更多的生命。】

 

“看到没,官方钦圌定,唐柔是韩文清和你的爱情结晶。”苏沐橙说。

 

叶修心中万千mmp涌动,他隐约觉得在这么一个庸俗三流的天雷穿越文里认真他就输了,但即使如此,即使他已经快被雷死,也要在这雷文里,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他怎么就有孩子了!老圌子明明还TM是个DT啊!

 

“难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苏沐橙十分担忧,“你还记得你和韩文清为什么吵架吗?”

 

“不,不要说,我不听。”叶修说。

 

“是因为你想生二胎,韩队心系工作不想生。”苏沐橙说。

 

叶修吐出一口血,吐完觉得不够,又吐了一口。

 

“但好在韩队已经退让了,他答应明年拿到冠军就退役,回家专心造人。”苏沐橙说,“不信你看原著。”

 

【……叶修确实有些意外,有些惊讶,他朝霸图选手席那边的韩文清那看了一眼,但是随即,却轻轻笑了笑。

 

是在嘲笑吗?

 

看过这镜头的立即开始分析叶修的笑容。

 

不是嘲笑。

 

这份笑容,看起来更像是一份理解,更像是一份释然。

 

……

 

退让。

 

韩文清一直以来不知为何物的东西,就是退让。但是现在,他却做出了这种选择。】

 

“你看看,韩队才做出一个动作,你就理解了,就释然了,多么默契!你俩不愧是老夫老妻,陈年老基。”苏沐橙感动。

 

叶修雷得外焦里嫩同时又涌起一丝不满,他什么时候笑得这么gаy,作者明明描写失真,简直腐眼看人基。

 

“你一个万年嘲讽脸,什么时候笑这么甜过,吃瓜群众都看出你与情郎情真意切。”苏沐橙说。

 

……………………………………

 

“我有个问题,”叶修深沉地问,“你为啥总是给我看原著。”

 

“为了证明我们不是一篇瞎JB搞的雷文,我们是有原著依据的。”苏沐橙说。

 

叶修默然了,佛系了,认清这就是一篇瞎JB搞和原著没半毛钱关系的雷文了,就算陈果把唐柔抱来嘬他的红樱/茱萸/樱桃/红豆他也不会反抗了,就算这倒霉孩子真从里面嘬出娃哈哈来他也不会惊讶了。

 

不知道再饿晕三天能不能穿回去。叶修思考。

 

***

 

叶修当然是不能这么容易回去的,毕竟韩队还没有出场。

 

考虑到一篇雷文最好有一场船戏,笔者特意安排韩队当晚抵达H市,把叶修煎了个内外通透。一些关键细节,例如韩队怎样邪魅一笑,叶神怎样玉圌体横陈,韩队怎样顶到内脏,叶神怎样娇圌喘微微,韩队怎样低吼一声,叶神怎样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此处都按下不表。毕竟实在太雷,笔者写到此处都不由搁笔运气,平复心情,并担心被挂上小粉红鞭尸一百遍。

 

总之,在实现生命的大和谐后,叶修穿了回来。以此证明没有什么是真爱之炮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打一炮。

 

叶修环顾四周,他已经拿了冠军滚回兴欣,这里既没有西皮滤镜三千米的苏沐橙,也没有嘬他咪圌咪的爱情结晶唐柔,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叶修刚松一口气,就听见陈果喊他有人找。

 

他走下楼,打开门,看见不久前还将他两条毛腿肩上扛的韩队就站门外。

 

“那什么……”连冷硬如韩队都有些踌躇和羞涩,

 

“你之前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要给我生二胎。”

 

***

 

END


我只有一个要求。


看在我对叶神爱得深沉的份上,不要挂我。

  253 17
评论(17)
热度(253)

© 愿你荣耀你的名 | Powered by LOFTER